2010/02/28

殺青了


中午大家到深坑吃飯,天氣竟漸轉乾爽,但溫度仍低。

田間道路一場,本想在深坑的木棉道拍,但路邊已停滿一排車,怎麼看都不像彰化鄉下。遂轉往外環道,先拍現在的戲,女兒騎機車載爸爸的遺照。再拍回憶的戲,同樣的一條路,爸爸載著穿台中女中制服的女兒放學回家。

在選女主角阿梅時,一開始很刻意找「中南部出生長大,到台北讀書工作」背景的演員,後來一波三折,回首一望,發現朋友莉雯很適合,她是三重小孩,從小在家裡幫忙賣魚丸,自然親和的氣質,看似平凡,實則自成一格。看她換上台中女中制服,頭髮中分,很有感覺。惟台中女中制服自古以透氣又低胸著稱,高中時冬天我和同學常在下課時間躲進游泳館,把吹風機直接塞進胸口噴熱風取暖。這次苦了嘴魚,只有把羽毛外套隨侍在旁,一卡就披上。

阿梅騎著小摩托車載遺照的戲,我們上攝影車跟拍,攝影師士英的free hand很有力量,每一個晃動都有感覺,他時攀阿梅臉,時攀露在車外的爸爸遺照,加上速度,雖然沒有日光,卻很有層次,我很喜歡這鏡頭。

還有,這台很難發動的破舊小摩托車意外加了分,一遇熄火,就得在冷天裡發動半天,在這一熄一發之間,莉雯也沒覺得煩,每啟動一次,看著monitor裡莉雯騎車的側臉與背影,我都覺得,把阿梅鄉下出身的卑微與韌性,逼得更出來了。

如果找來的是安全發動的機車,恐也沒這效果。

而這場戲爸爸也必須穿短袖騎野狼機車,有武打底子的太保哥,在深坑的青山綠水環繞間,時以打拳熱身。前一夜在深坑黑狗兄餐廳爸爸生日聚餐的戲拍完,我們請太保哥到外面練一下野狼機車,場務怡臣在後協助,怡臣本想太保哥不熟車況,大概會慢慢騎,他只消在後頭小跑步跟著,結果一發動,太保哥馬上變成古惑仔,打檔順暢,車速平穩,可憐的怡臣在後面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跑回來後彎著腰,話都說不出來,直豎大拇指。....

(部份摘錄,全文見8/15上市的父後七日散文集/寶瓶文化出版)

Read More...